唯独咸鱼是不变的

也许是个四花。
杂食,偶尔有文坑,不一定填
什么都看,单机狗
很黄
说爬就爬。

#文手游戏#

 @一鍋老鴉湯 

“花京院突然非常非常想停下腳步,吻他的朋友。彷彿一個無需開口的默契,他知道承太郎也正這樣想。但他的腳步依然不亂,只是如心跳一般變得緩慢——像是落在大地上的腳印將變成詩篇中的詞句。”

其实还应该联系上文,不过这里才将整颗心都推到了浪尖最高处呀,那些脚印落在大地上,也落在阅读者的心里呢。

我真是爱极了《十七年蝉》呜呜呜……

#文手游戏#

冒昧 @非脍 

这是《十七年蝉》中我喜欢得不能更喜欢、都已经背下来的一段。

“午后罗马的阳光在肉眼看来变得强烈了,或者那是因为某些看不见的物质反射的关系。它像是品质极佳的酒水洗刷空气,将它们凝结起来,产生实体。所有的替身使者,在此刻都看到一座拔地而起的城,三层楼高的饭店,每一根水管,每一条砖缝,每一处通风口,翠绿的光芒奔流四散,电气线路的火花点燃它,淬炼它,使它如同玻璃坚固而透明。这是壮大、明亮,美丽得可怖的一个整体,它不由分说地压下来,反射一切可以反射的光芒,星辰的,太阳的,黄金的,钻石的。这城市本身由纵横交错的丝线般的小巷、河道、吊桥、链索编织起来,...

© 唯独咸鱼是不变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