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四花。
一颗海白菜,不定时有文坑,不一定填
死宅,杂食,偏爱硬派作品
墙头多,一辈子当单机狗
很污
谢谢你喜欢我。

【深夜话题】高中时代喜欢的食物(1)【不一定有2】

高一和高二是住校的。家里说宠,也是很宠我。住的是学校最贵的宿舍,双人间,宽敞,比我现在住的大学宿舍还要宽敞明亮,说是宿舍不如说是小公寓。遇到的室友也都很好,一开始是高我一届的学姐,天生丽质的大美人,明眸雪肌,温柔善良。后来是我初中的同桌,因为实在太熟悉彼此了,也是没什么顾忌就相处得很好……嗯,至少学霸对于每天窝在床上捧着PSP的我,非常关爱。

那时学校规定早晨六点就要进教室早自习,我这种又不努力又爱熬夜(打游戏),全凭小聪明和一点点天赋,考试成绩平平的家伙,基本不可能没精力(也没心情)和同屋的宏志班学霸比。她是五点起床,五点半就跑进教室做题的。掌握着五点四十起床,五分钟洗漱穿衣,踩最后一秒进教室这种高等级技巧,若是不小心多闭了一会儿眼,爬起来穿衣服洗漱时很想喊“the world!”,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公寓楼后面的小卖部叫星火,早上会做鸡蛋饼。我也常买,但不好吃,面饼太硬而鸡蛋太少,刷一层甜辣酱,中间卷上一根烤肠。但对于早晨吃不上饭的学生而言俨然是人间美味。下早自习以后,教学楼里会涌出可怕的人群,以飞快的移动速度冲向小卖部,争抢为数不多的鸡蛋饼。我是不懂为何大家对星火的鸡蛋饼如此执着啦,但当上课时老师问“以后科技发达了人类能上火星,你会干啥?”而大家回答“去卖星火鸡蛋饼!”时实在不得不承认其影响力。

类似的师生互动还有:“很快手机就智能化了,比如直接叫送饭来,你会要……”“星火鸡蛋饼!”

“仙人掌可以吃,你看仙人掌能炒鸡蛋……”“也能炒鸡蛋饼!”

“交通发达了以后干什么都很快……”“就可以更快地买鸡蛋饼!”

“诶诶,那个同学手在底下偷摸玩啥呢?”“他在摆弄鸡蛋饼!”

……………………这大概已经成为了一个梗。

事实上比起小卖部的鸡蛋饼,我喜欢的是“幻之鸡蛋饼”(不是)——学校西门门口,有一对老人的鸡蛋饼摊位,他们只在早上出摊,且出售的鸡蛋饼数量极少。饼是椒盐的,一面酥脆一面软糯,鸡蛋是打进饼层之间的,厚而嫩滑,刷上辣酱和面酱,撒些辣椒粉,然后把香菜、葱花和烤肠裹在里面。这家鸡蛋饼如果不是在下课铃响起的同时就冲出去一路飞奔的话,那就别想吃到。

之所以五点四十起床,就因为那个摊位大概也是这个时间摆开摊,我下楼后正好能买上热腾腾的一份鸡蛋饼,顺带一罐咖啡,塞进书包(冬天的话揣进袖子)偷渡到教室里,一边做听力题一边在桌上密不透风的书墙后面,避过班主任的耳目啃完早餐,而不需要早自习之后加入杀气四溢的混战当中。

学校食堂开门的时间是四点,令人感动,专为起早跑教室的同学服务。偶尔我也能去食堂坐下来吃早餐(一学期顶多两次)。大食堂的饭菜乏善可陈,公寓一层的食堂根本不是给人吃,唯有民族食堂是救赎。

民族食堂特产,羊杂汤配饼丝,虽然运气不好的话吃完会拉肚子,但全校同学依然乐此不疲。我的习惯是羊汤多放香菜,把饼丝全倒进去,然后加三大勺辣椒碎和几乎半瓶的醋,还有一颗水煮蛋和一串炸鸡肉丸,就是很好的早餐——大概三分钟吃完这样的一大碗,现在回想,这种吃饭习惯是导致我当时经常胃疼到死去活来的罪魁祸首也说不定。同班的基友曾作羊汤赋,那满溢的爱意只让我自叹弗如。

大食堂真的不好吃,比如他们做鱼连鱼鳞和内脏都不处理。但课间操时,那边会蒸五六屉包子,个大面软,因为是课间操限定且数量极少,所以也非常抢手,即使菜和肉的比例是99:1,它还是和民族食堂的炸鸡腿、鸡肉丸一起成为学生的最爱,完售大概只需两分钟。除非利用宣传委员的职务之便逃过课间操,提前到食堂安定地买了包子和丸子慢慢吃,我绝对不想去和如狼似虎的饥饿男子高中生进行不亚于圣杯战争的你争我抢。

所有食堂的餐盘份饭都是5元,但全部不好吃。每个月买大量动漫游戏杂志和漫画书如我,也不会是每顿都可以去订单炒的有钱人。于是每天最惊心动魄的冒险开始了,最后一节课离打铃还有5分钟,把书包悄悄收拾好,一条腿已经迈到了过道上,只待铃声响起,老师合上教案,立刻从教室突围出去。按照脑内早已反复演练过无数遍的路线,灵活地闪过无数人,用(相对别的女生来说)身高腿长速度快的优势走向校门(跑显得太猴急不优雅,虽然走这么快也跟跑起来没差多少),那里有我高中三年的回忆当中最光辉闪耀的人——推着一小板车各种炒菜炖菜的老婆婆。

只要五块钱,所有的菜随便盛。她做的菜不仅美味,你想吃多少还可以拿走多少,简直业界良心。肉丝丰富而非满是胡萝卜的鱼香肉丝,土豆炖粉条里塞了叉骨,切得细细的酸辣土豆丝非常入味,宫保鸡丁里鸡肉粒大饱满,炒菜花里面有不少肉片,软炸里脊绝不是食堂风格的软炸面粉,肉末豆角里肉末不是一星半点。嗯,那时判断饭的好坏标准不就是肉的多少嘛。米饭在泡沫箱里早已盛好,热乎香糯,还可以要求淋上一勺酸甜可口的西红柿炒蛋。婆婆每天换着不同的菜色,价格公道得令人流泪,食欲旺盛的高中时代能够吃得满足又愉悦,绝对有她的功劳。当然了,全校的人都知道她,因此要想在数量如此庞大的对手之前抢到自己爱吃的菜,怎能不如之前所说,聚精会神、全力以赴呢?

晚餐大多时候都非常随意,毕竟吃饭时间只有半个小时,食堂提供的食物和早餐又如出一辙。面包火腿鸡蛋饼(……)打发掉晚饭稀松平常,教室里饮水机的热水常被拿来泡面。公寓一层的食堂好歹有煮方便面服务,冬天会有麻辣烫。这些都不能提起多少食欲,唯一令人振奋的,大概就是“民族食堂今天做了炸馒头片!”的消息了。

民族食堂的炸馒头片极为神出鬼没,那里从来不肯出售刚蒸好的、雪白喷香的馒头,当我们看到时,它们总是已经变成了切片,沾了鸡蛋在油锅里滚上几圈,撒上烧烤料,外壳香脆内里柔韧,咬下去的瞬间可以称得上感动。大食堂的馒头片都是简单煎一煎就摆出来,缺乏口感,如此就更显得民族食堂的炸馒头片弥足珍贵。要一碗皮蛋瘦肉粥(看不到肉,有微量皮蛋),两片炸馒头,如果再加上一串丸子或者一只鸡腿,已经是十万分的满足了。

真是容易满足。

如果问我“你想不想回到高中时代?”,我的回答当然是否定的。但我不能否定的是,那段日子里在辛苦与枯燥当中,每个人都极为努力地发现一切微小的快乐,微小的快乐便被无数倍放大,充盈整个时光。当初觉得美味的食物,现在不一定觉得有那么好吃,好吃到炸裂,但正是过去的心境不可复制,回忆才有价值。

高三以后家里就在校外租了房子来陪读,关于这之后的食物,以及生活琐碎更是说不完了。大概等之后有机会再讲吧。

啊,还有,现在三更半夜的好想吃高中西门口早晨的鸡蛋饼啊。那个是真的很好吃啦。

评论
热度(4)

© 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