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四花。
一颗海白菜,不定时有文坑,不一定填
死宅,杂食,偏爱硬派作品
墙头多,一辈子当单机狗
很污
谢谢你喜欢我。

屠龙学

屠龙这件小事……着实任重而道远。比我自己写的好吃!【嚼嚼嚼

AIN SOPH:

他们在学校里都教你什么?

龙化为人形,坐在我对面,给膝盖上的肥猫顺毛。他比想象中要成熟,但是也算不上老气横秋。看起来离男性的退化期还差两年的样子,面目英俊,那头浅色的微卷头发梳理得比龙的鬃毛油光水滑得多。

UMI,用雪琦的连击破绿大师,以及欣赏全套《尼伯龙根指环》不在半途冒着鼻涕泡睡过去。

这就是学校能教你的屠龙学?

不然呢?我咬了一口龙自己煎的培根蛋。味道应该很香,不像我自己每天早上起来糊弄肠胃的焦糊玩意儿,每毫克油脂和蛋白质都恰到好处。这条龙就是这样追求高品质的生活,比人类还像人类。

可是我想吐。肯定不是因为食物本身,而是由于我自己身体不自觉的反应。

我坦白,龙先生,我不想吃早餐,也不想和你打架,我恶心反胃……别误会,不是因为你,要是因为你的存在我就会吐,后院的那个湖泊早就会被我的呕吐物堵塞了的。

那今天休息,不打架。龙锉了锉他刚剪完的指甲,轻言慢语地宣布今日政策。

好啊,那我是去缝缝被子,改改衣服,还是给柜子里的女士们涂指甲油。我垂着眼睛看地面,回答他。

到时候自然就告诉你了。

强烈的恶心感从身体深处冒到喉头,我忍不住背过身捂着嘴干呕了一会儿,然后眼冒金星地重新和桌子上的早餐展开搏斗。

焦黄喷香的面包片,想吐。

加了砂糖块的热牛奶,想吐。

黄金比例冷热适中的培根蛋,实在想吐。

我在你对面,会让你这么紧张?龙慢吞吞地,用令人后背阵阵发凉的眼神扫视拿起食物又放下的我,似乎对我的不领情和浪费行为很不满意。

他再这么瞅着我,我一定会憋不住抄起锤子直接一套连招砸死他的,边砸还边念叨,让你这么看老子,让你丫看。

但是我不太敢,这只龙不仅供了我三个多月白吃白喝,他还会喷火(原来我以为他只会用尾巴抽我屁股)。而且依照这位龙先生的性格,一定能控制好火候把我烤的外焦里嫩,人见人爱……关键是我没有任何防火道具,这个世界的法师比起研究救火道具更喜欢开发点石成金术,因为它们更实在,金晃晃亮堂堂。

我为什么要当勇者,为什么要屠龙,为什么要从小就立志拯救这个科技树点错了的落后中世纪世界。为什么要送上龙巢门口,给这位过着安静生活的神奇古生物生活添点乐子。

都是这个世界的错。我咬牙切齿地说。

不,都是南面山头那个龙格分裂的盗掘贩子的错。龙颇有涵养地纠正了我,然后扶住马上要两眼一黑栽过去的我询问,你现在是有非常强烈的生理反胃么?

没错……你怎么知道?

实验终于成功了。龙一把抹平自己背头上几条调皮的小卷,喜形于色。笑得还挺开,我都不知这老小子还有这么活泼的一面。

等等,实验,丫有什么阴谋诡计?!

他非常诚挚,非常激动地,颤抖着他的爪子抓住我的手,像个虔诚的基督教教徒亲眼看见耶稣复活一样,或者犹太教徒亲眼目睹但以理到菜市场讲价一样,说道,这三个月来不懈努力下药终于有了成果。

一头龙经常对人类勇者耍阴谋,比如什么陷阱,什么金钱,什么下药……下药。

 我要当爸爸了。龙用他削瘦的胳膊抱紧了我的腰,把油光水滑的脑袋贴到我肚皮上,似乎能穿过我钢板似得的腹肌听到什么可疑的声音。

我没跟你发生过性关系,这不符合龙类繁殖学(虽然这科我挂了)。

 我的声音淹没在了龙喜悦的嚎叫声中。

屠龙学课本在哪里?我有点想你了。

 

 

评论
热度(10)
  1. 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花酔或冷 转载了此文字
    屠龙这件小事……着实任重而道远。比我自己写的好吃!【嚼嚼嚼

© 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