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四花。
一颗海白菜,不定时有文坑,不一定填
死宅,杂食,偏爱硬派作品
墙头多,一辈子当单机狗
很污
谢谢你喜欢我。

【承花】Datura

Caution:

·25岁承太郎X 17岁花京院,其余角色也有很多年龄操作。

·完全架空。本文与现实中任何人物、团体、事件无关。

·保留部分替身设定。和原作的替身不大一样。

·长篇_(:з」∠)_

 

 

1

祭厅里弥漫着不太浓烈的香气,闻起来凉凉的,一点也不亲切。厅内非常宽敞,脚步声被放大无数倍,因此当身后的人停下脚步时,波鲁那雷夫马上发现了,跟着转过头去。

高大男人无言地将目光投向窗外,彩绘玻璃的另一侧有飞鸟的影子掠过,看轮廓大概是苍鹰。那身影穿梭在被割裂、染上缤纷色彩的光线之间,向着更远处扬长而去。

“啊啊,我明白的,这景象看多少次都会觉得奇妙。”带领他来到这里的银铠骑士伸手正了正典礼披风的挂扣,嘿嘿一笑:“走吧,之后你可有的是机会看呢!前面就是法皇大人的房间啦。”

 

空艇“艾鲁赛蒂”,全长1100米,内部面积达到三万平方,能源由燃料和术式共同提供。它终年飞行,仅在每年的八月回归大地,督朗波帝国在山脉之间专门修建了广阔的停机坪让这金属巨兽起落。如此庞大以至于可被称作奇迹的机械,作用却只有一个——曜星教的圣殿,所有信教者朝拜的对象。

即使是大陆上最强的督朗波帝国也无法凭一己之力建起这样一艘空艇,能够铸造这奇迹的当然是拥有无数信徒的曜星教教会。人们仰望云中的圣殿,将希望和祈盼寄于他们至高无上的神,诗人与歌者用最美的语句歌颂神明的荣光,富贾不吝于献出最纯净的金银和无瑕的珠宝来求取庇佑。

而沟通神与人的圣职者,便是法皇。

 

波鲁那雷夫带着新选出的法皇护卫大刺刺穿过祭厅,来到浮雕星象图案的门前。大门自动敞开,初次来到此地的男人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扫视室内,温暖的房间里散发出与外面截然不同的、玫瑰与木樨混合的甜香。屋里铺着长绒毛的雪白地毯,而幔帐上的刺绣色彩瑰丽。曼陀罗的花朵四色,枝蔓以金线描绘盘绕,从中探出并拨开缝隙的手有着相似的纤长优美。那空隙里闪过晶亮的眸光,声音带着十六七岁的干净澄澈:“进来吧,我一直在等着你们来呢。”

圣殿的骑士长看起来相当开心,一叠声答应着“好好好”,带人进屋以后按动门边的开关。厚重的幔子伴着机械运转的微弱嗡嗡声收上去,坐在地毯中央矮几上的少年站起身,红发随着动作摇摇晃晃。他用矢车菊颜色的眼睛望着他们,或者说望着即将成为自己护卫的沉默的男人,展露微笑:“好久不见,波鲁那雷夫。以及……你好,空条承太郎。”

仿佛绿色巨浪般猛扑过来的攻击到达前,看到那笑容时就下意识全身拉起警报的波鲁那雷夫用完美的回避动作躲开了,跳到少年身后抱怨:“人家一来你就对着人揍,这恶劣脾气真不打算改啦?就算打也别连我一起好不好?”

“闭嘴波鲁那雷夫。”少年看着空条承太郎背后浮现出青色的手臂飞速接下所有散射过去的绿宝石,立即有了下一步行动。瞬间,埋伏在屋里所有缝隙和角落的翠绿色条带冲出来,束缚空条的四肢。男人波澜不惊的表情总算有了一丝变化,可那不是危机感,而是志在必得的笑意。他强行将手臂向后扯,力量的悬殊令少年皱起了眉头,几条触手一翻,空条被甩开到房间的另一端拉开距离。大片大片的闪亮绿色再度交错起来,流动着准备下一次的攻击——本该如此。

然而在他反应过来以前,高大的身影瞬息出现在咫尺之近的地方,骤然逼近的幽深眼睛几乎令身体战栗起来。也正是这寒意,令少年完全无法再思考什么反击的策略。

“住手吧?”骑士长从不佩剑,但此时锋利的剑尖却直指着空条承太郎的咽喉,使他不能再靠近法皇。虽然剑朝向空条,他却是在对着少年说话的:“这家伙很强,是从几千名战斗术师中为你选出来的,可不是以前那些硬塞在你身边的只有外表光鲜的贵族子弟。”看着两人都放松了姿势、收起各自的术式,波鲁那雷夫身后白银甲胄的幻影也消失了。他耸耸肩膀笑嘻嘻地绕到坐回座位的少年面前单膝跪下。

“正式拜见您,法皇大人。”

空条承太郎同样弯低身子,半跪在曜星教最权威的圣者座下,那绿眼睛却不知是毫无敬畏亦或过分冒失,直直与年轻法皇的视线相撞。

“我早说过吧波鲁那雷夫,你别法皇法皇的,直接叫我的名字。”一条翠绿唰地缠上非常独特的柱状发型,少年不管被欺负者的哇哇大叫依然看着空条。他说:“花京院典明。以后你也称呼我为花京院典明吧。”


tbc

评论(4)
热度(24)

© 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