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四花。
一颗海白菜,不定时有文坑,不一定填
死宅,杂食,偏爱硬派作品
墙头多,一辈子当单机狗
很污
谢谢你喜欢我。

【承花】老夫老妻三十题(继续写)

没按顺序写,这次写的是第十五题……感觉这一题的太郎根本就在耍流氓……

原创女性路人角色视角有,避雷注意(?)

我在写啥啊到底【撞墙】

————————————————————————————————————

十五、第四次晚归。

拉瑞在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打工有三个月了,附近的住宅区颇为高档,居住者体面又富有。在这儿,她礼貌地问候购物者,井井有条地完成工作,人少的时候还可以与熟客寒暄几句。拉瑞挺喜欢现在的工作和遇到的顾客。

今天她值夜班,事实上在这里夜班相当清闲。据她三个月来的经验,除非有过于兢兢业业的老板亲自加班,或者富商们的酒会结束得太晚,深夜里还会常常光顾的只有面前这一位客人而已。

“您好!”拉瑞笑笑,将购物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扫码,柜台那边的亚裔男人回以彬彬有礼的反应。

“你好,拉瑞小姐。”

Kakyoin先生的工作是画画。他来自大洋彼岸的岛国,个子不高不矮而身材略偏瘦削,锻炼得当的肌肉包覆着挺拔的躯体,眼皮上有淡淡的伤疤,即使如此也依然一副站在那儿看起来就是个艺术家的样子。拉瑞会注意Kakyoin先生一方面是因为他常在晚上独自来,一方面也因为他独特的气质。那可能和他非常典型的、东方的纤细五官有关,但每天都和许多人打交道的拉瑞觉得,他不算冷漠却又很难接近的氛围并非来源于他的种族。

无论什么时候遇到他结账,肯定会买樱桃,这让她更加记忆深刻。今天也不例外,一盒樱桃,切好的蜜瓜,两个鳕鱼三明治,樱桃果酱和沙拉酱,一大条切片面包,还有一扎啤酒。平时的Kakyoin先生不会买啤酒,所以拉瑞忍不住好奇起来。

“家里来了朋友吗?”

“不,是家人出差,最近回来了。”画家稍微抬起手,指节瘦长匀称,让她注意到他无名指上样式简单的婚戒。看起来非常年轻,不过已经结婚了吗?虽说亚洲人的年龄确实难以判断……拉瑞心里隐约钻出一丝原因不明的失落。Kakyoin先生把买下的东西塞进随身带来的帆布手提袋,袋子上涂着鲜艳的色块,绿或者蓝紫色,由于抽象而无法判断具体是什么图案,拉瑞猜它出自年轻画家自己的手笔。

自动门发出响声。看到来者的模样时女孩几乎是恍神了一会儿,高大的白衣男人英俊得像是神祗以至于一时难以找到语言赞美,等她反应过来时,混血的阿波罗已经拿了想要的东西回到柜台,帽檐下一双狼似的绿眼睛闪闪发光——他正盯着收拾好了却没急着离开的画家,无言地诉说什么,然后画家歪了歪头带了几分难得的笑意。

两个人是认识的?拉瑞正这样想着,白衣的那个就走过去把自己买的东西塞进有点显眼的帆布袋,轻拍画家的肩膀,于是两人一起离开,留下她目瞪口呆。

……毕竟那位顾客掏钱的手上戴着的戒指和Kakyoin先生的一模一样。

还有他买的是安全套。

 

花京院轻快地提着袋子走在前面,身后飘来熟悉的香烟的气味。“你吓着那女孩了,”他不无调侃地说,没有回头,“真是的……你让我以后怎么去买东西?”

“别告诉我说,你没发现她看着你的眼神是在期待一些无聊肥皂剧般的展开。”他能想象到承太郎把烟从嘴唇中间拿出来,英挺的眉毛皱着,眼神险恶,别人看了会让他的表情给惊吓得躲开三米远。在类似的状况下这个男人向来是不吝于将情绪表露在脸上的。花京院扬起了嘴角,转过身去,刘海跟着一晃一晃:“你很在意嘛。不过我倒觉得你进去时拉瑞还比较——”

刚停步转身,话还没说完,就被高出一头的人不由分说地拽进了怀里。空条承太郎搂着他,低下头把脸埋在他颈窝里反复蹭着,也不说话。于是他们就挤在路灯照不到的死角里静默地拥抱了好一会儿才放开。承太郎从海上回来后第二天就投入了紧张的研究,最近几天都没怎么见到人,晚上回家时花京院总是已经睡下,他当然不会非要把同样忙了一天的人叫醒。

所以现在这幅样子大概多少有点撒娇的意味在里面的。

花京院拍拍恋人的背:“充好电啦?”

“嗯。实验室里的事做的差不多了,明天不会这么晚才到家了。”承太郎掸掉长长的一段烟灰,重新叼起香烟,依然是那张冷静平稳的脸。两人继续往家走。

“明晚你等我回来。”

“好,那我准备晚饭。”

“没说晚饭的事。”

“出去吃吗?要订哪家餐厅?”

“你故意绕开话题是没用的,花京院。”

别墅离便利店不远,没几步路就回到自家院子里,承太郎跟在花京院身后进了家门,甩手把门锁撞上然后就摁住人靠在墙上亲。今天花京院不太由着他性子来,说真的,能拿舌头把樱桃玩出花样的家伙在接吻时没那么好对付,这一点从很久以前开始承太郎就知道了。幸好是这边的肺活量略胜一筹,他看着气喘吁吁两颊泛红的花京院,脸上分明写着“你别反抗就不会白费这么多力气”。令人发指。

“哈啊……已经是第四天啦……”花京院琥珀色的眼睛和他对视,“今天就原谅你。明天要是还现在这时间才回来的话,我可不等你直接自己睡了。”

“不会让你睡的。”说出相当微妙且无法反驳的话之后,本体的力量值和替身一样是A的空条博士在对方低低的惊呼声中扛起恋人,往楼上的卧室走。

连续四天都没机会好好碰你了,今天正好逮住还让人忍着?开什么玩笑。


评论(11)
热度(30)

© 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