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四花。
一颗海白菜,不定时有文坑,不一定填
死宅,杂食,偏爱硬派作品
墙头多,一辈子当单机狗
很污
谢谢你喜欢我。

【承花】相恋十年三十题

本来是脑补了一下生存院,想随便搞点小黄梗和肉自给自足,最后发现写老夫老妻三十题真是再合适不过。

那么说写就写【。

生存院经营画廊的设定。

依然捏造情节多满足自我幻想OOC缺点一堆,一条一条来,不按顺序大概想到梗就写。不嫌弃的话就很感谢啦【土下座】



一、习惯性吻别。

从海上回来以后倒时差比较麻烦。

只能休息一天,之后马上就要赶回实验室,忙忙碌碌的,大部分时间还要用来睡觉,感觉在家里待的不够多。

和花京院在一起的时间不够多。

承太郎睡到自然醒,睁开双眼看头顶贴着品味微妙的樱桃贴纸的床头灯,直到一丝炸虾的香味直飘进这间卧室才完全醒了盹。像只觅食的大猫一样凭直觉晃进厨房,他的恋人正利索地从油锅里捞出正滋滋作响的炸虾放进垫着吸油纸的碟子,转身顺手关小了煮汤的火,十年如一日的奇特刘海用夹子夹起来,看上去有些新奇。

“马上就做好了,你可以先盛米饭,”花京院知道承太郎下楼过来,却也没有回头就指示他准备开饭:“新买的一套餐具在消毒柜左边。”
顺利地找出看品质就知道价格不菲的瓷器,还有两个用过挺长时间的海族馆纪念品马克杯,从冰箱里拿出来没多久的麦茶还冒着冷气。定居美国没什么机会吃和食,遑论整整两个月漂流海上,所以承太郎回家以后,他的爱人会好好准备一顿饭,也不注意营养搭配之类,就只是做他爱吃的,虽然谁也没说过,但这早已成为心照不宣的小小仪式。

吃完饭以后刷碗,收拾厨房,中央空调发出运转平稳的声音。八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以后就温顺下来,一点都没有了在柏油路上面肆虐的毒辣,两个人窝在沙发里懒散地半躺,有一搭没一搭说话。

“在船上时看到海豚群在一起玩来着。”

“哦……想想就觉得很可爱啊。”

“很可爱。”

“之前的画卖出去了,没要价太高,有人喜欢就好。”

“那幅啊。我挺喜欢的。”

“要是喜欢等我之后再画相同题材,不过画什么你都无所谓吧。”

“嗯。”

承太郎扭过头看着花京院,正好花京院也转头看他。碧绿的眼眸就映着平时不是很显露情绪的伴侣的微笑了。他伸手摸了摸花京院的脸,拇指从伤疤底下不经意地蹭过。于是被摸着脸的人笑意更盛,再转回头去的时候嘴唇贴着承太郎的手心,湿湿软软的,应该还带着麦茶的香味。

承太郎也笑了。

他的手指缠上花京院的头发再松开,挪动身子靠过去吻那薄薄的唇瓣,早先摸着脸的手已经一路向下蹭过脖颈和锁骨,伸进衣领宽松的衬衣里。

“别太过分,我等下还得去趟画廊那边。”算是默许接下来的一切动作,花京院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上衣已经被掀起来,两个多月没见的男人在他的胸膛上烙下连绵的亲吻。他仰起头,心里开始盘算着对于今天的会面要如何解释自己的迟到。

不过很快他也就没有余裕考虑那些借口了。

 

站在门口换鞋的时候,有些费力,还好有法皇所以不会很狼狈。

在花京院之后去洗澡的承太郎擦着头发走过来,板着一张好看的脸,将要去处理工作的画家忍俊不禁,抬起手臂,比较高大的那个凑近略微弯腰,让花京院的手臂环住自己的脖子。

“晚饭想吃什么?”温热的呼吸轻触皮肤。

“什么都好。你别煮了,从外面买吧。”

“好。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不用急……在卧室等我,嗯?”

年轻的海洋学博士还想说点什么,不过出门例行的吻已经送了过来。



tbc.


评论(3)
热度(42)

© 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