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四花。
一颗海白菜,不定时有文坑,不一定填
死宅,杂食,偏爱硬派作品
墙头多,一辈子当单机狗
很污
谢谢你喜欢我。

哎呀第一次收到别人写的自己点的文> <就让我这样转转吧,好开心啊!~\(≧▽≦)/爱你~~

花花撩菜模式全开哈哈哈哈哈好可爱,这种互动方式真是wwwwwwwwwwwwwwwww一直特别想看的花花和四部众的互动,得到了满足,谢谢款待【合掌】

我也喜欢婷婷,于是打开了恋爱裁判听着看了/w\

点名:

四部生存院设定

【承花】

 @杀人考察中的矢量操纵 点的甜食。 

违约之作!专注甜食!偶尔补刀!

 

最近被婷婷洗脑了,这篇都是听着恋爱裁判写的。

 

————————

 

长时间对着电脑眼睛会烂掉,花京院最近拼命在加班,电脑里复杂的施工图搞得不知道近视度数又涨了多少,偏偏又一直出现错漏,桌上的图纸堆得成山高,花京院抬起右手看着指侧因多年握笔不正确磨出的茧,上面还粘着些许橡皮屑和铅笔印,收回视线,花京院摘下眼镜捏了捏被压疼的鼻梁,把电脑给关了。

 

「这下该没问题了吧——」花京院也懒得回想自己的作品了,这回再有错漏就不管了,反正已经订好了明天的机票回日本。花京院承认自己这个项目做得很赶,并且在讨论项目的时候表现出极明显的不耐烦,虽然说明显是自身问题,可是花京院还是把责任全部推到了跑去杜王町的承太郎身上。

 

承太郎去杜王町都好久了,自己还在被这个什么狗屁工程拖着,想来也被拖了几个月了,花京院烦躁的把废图纸都塞到碎纸机里,看着图纸被切成一条一条,有种奇异的快感。

 

洗洗干净的花京院搂住带着承太郎味道的被子安然入睡了。

 

————————

 

“所以说,你也被打得很惨咯?”花京院用手撑着脸颊盯着坐在对面叉着海虾的承太郎。这个人也是够疏于训练替身的,还被自己那个小舅舅揍了。那张嘴巴也是要么打死不说话一说话就气死人。没有自己在不知道受了多少人误解。

 

“一般吧。”承太郎没把头抬起来。

 

“骗子。”花京院扭头望向玻璃墙外的大海,蔚蓝色的海水在阳光照射下熠熠发光,杜王町的确是个好地方。

 

承太郎把花京院面前的盘子拉过来低头开始帮花京院切牛排,随口问道:“你的项目搞定了?”

 

花京院烦死了那个规划项目,伸出叉子卷了一圈承太郎的意大利面,一边嚼着面一边含糊着说:“怎么可能难倒我。”

 

得到的回应是一声低笑,承太郎把SPW那边给自己反馈的花京院快暴走的情况憋在肚子里,打算等下和食物一起消化掉。虽然表现得很不愉快,但花京院还是有好好在做规划的。

 

承太郎被这段时间的恶战累的够呛,像个大叔一样狠狠睡了一天然后去接了花京院,换来的还是花京院不爽的白眼,承太郎默默捂心口想连你都不理解我。

 

将切好的牛排推回花京院的面前,承太郎才开始吃自己的意面,边吃边认真的向花京院提出建议:“典明,等会儿我们去海边逛逛吧杜王町的海……”

 

花京院马上摆手拒绝:“不要。”

 

承太郎受到了一百点攻击,被花京院的拒绝打得内伤。海边有很多可爱的生物呢花京院你原来不也很喜欢看吗?

 

花京院心想这死呆子,真是放你的狗屁了谁管你那群海洋小朋友我疯狂加班马上从美国跑来找你是来陪你看海的么?老子要做爱!做爱你知道吗!

 

承太郎沉默着吃完了意大利面,抬起头盯着花京院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想要揍花京院。

花京院还在侧着头看着外面的海景,间歇叉起一小块牛肉吃一口。承太郎看到花京院眼下有不明显的黑眼圈,有些心疼的伸出左手蹭蹭花京院的脸颊。

 

脸颊感受到熟悉的触感,花京院抚上承太郎的手,转头在承太郎掌心吻了吻,伸出舌尖在承太郎无名指的那枚戒指上转了个圈。

 

被舔得发痒的承太郎眯起那双蓝色的眼,在花京院眼里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

 

吃♂饱♂喝♂足的花京院醒了,充分了解了「小别胜新婚」这件事之后花京院嘴角都是带着笑意的。

 

承太郎把笔电放在腿上靠着沙发看新闻,旁边茶几上的咖啡冒出几缕软乎乎的热气。

 

花京院揉了揉腰,好久没那么疯过了。起身穿上衣服,托承太郎的福,花京院还是只能穿衬衣来度过在杜王町短暂的假期。

 

吃过早饭承太郎带着花京院写生去了,当然是承太郎背着画架画板和小马扎,花京院只需要拿着画笔和橡皮。

 

花京院一边享受着杜王町奇怪的风土人情一边凌虐着抓来的壮丁承太郎。

“承太郎,我渴了。”花京院没有停下手中的铅笔,快速描绘着杜王奇景。承太郎接到命令转身买水去了。

 

岸边露伴今天也扛着相机出门取材,他一有空就满杜王町转,生怕没有人认识他。

转着转着,露伴遇到了一个红头发的男人。「真显眼啊——」露伴带着恶意想到,「不过长得还不错。」

那个男人穿着干净的白衬衫,面对着那块安杰罗石在画纸上进行描绘。

 

露伴拿起相机刚想对焦拍下那个男人,就从镜头中看到男人碰掉了橡皮,却没有弯下身去捡,而是从背后窜出一条绿色的东西把橡皮卷起放了了回去。

 

露伴惊得差点把相机扔了,杜王町才刚刚平静又来了新的替身使者?

作死大师岸边露伴怎么可能放过任何一个作死的机会,快步走过去就要从身后对花京院进行替身攻击。

 

天堂之门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白金巨巨抓住了,承太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露伴的身后。白金之星抓着天堂之门,承太郎手里抓着一瓶水。

 

被背后的骚动惊扰,花京院皱眉回头,看到露伴和承太郎的状态突然有种捉奸的感觉。糊了承太郎肩部一巴掌就压着承太郎给露伴道歉。

 

“实在抱歉,承太郎给你们家孩子添麻烦了。”花京院鞠了个躬,抬头看见露伴的装束觉得现在的孩子也不好好穿衣服露腰是怎么回事不怕拉肚子么?嗯,头上的那条绿色海带还不错。

 

露伴倒是被弄的神智不清,看到花京院手上的戒指突然明白了什么,叹了口气回答道:“对不起了,我以为你是来捣乱的替身使者。”

 

花京院当然知道之前杜王町的战斗,耸耸肩表示没什么。

之后花京院和露伴展开了关于绘画的一系列讨论,并将对方奉为知己。

 

岸边露伴,20岁,第一次有了正常的朋友,喜滋滋的回家画稿去了。

 

————————

 

晚上花京院主动要求去仗助家吃饭,朋子也很高兴的叫仗助邀请康一亿泰一起来玩。花京院收拾收拾东西直接和承太郎跑到了别人家里蹭饭。

 

花京院对于朋子这样坚强独立美貌的女性十分敬佩,对朋子进行了一系列撩菜式的赞美,搞得承太郎满脸黑漆漆的,头顶的帽子都要变绿色了。

 

“花京院先生是景观设计师吗——感觉好厉害的样子!”仗助星星眼看着会赚钱的大人们。

 

“没什么啦,只是画画图而已。”花京院心想:还得受气呢。

 

仗助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现出了吃屎的表情说:“我也认识一个画画的,怎么脾气就和花京院先生差那么多呢。”

 

花京院哈哈笑了:“你不会在说露伴吧?”

“诶诶诶?花京院先生也认识那个混蛋吗?”

“嗯,今天刚见面,对着陌生人用天堂之门真是无礼呢,不过也是为了保护杜王町吧。”

“哼,那家伙才不会那么好心呢…花京院先生温柔又美…英俊,真羡慕承太郎先生啊。”

 

花京院伸出手温柔地摸了摸仗助额头上的创口贴,说:“你是个温柔的孩子,一定会变成优秀的大人的。”

 

说完花京院就被某人拎走了。

 

“噢?你就是康一啊,帮了承太郎很多忙吧,真可爱呢。”花京院伸出手摸摸康一的头。

康一不好意思的说:“给承太郎先生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哪里哪里,你不是还救过承太郎么,真是个好孩子啊,学过画画么?听说过SPW财团么?想学景观设计吗?我可以教你!”

“诶真的可以吗?花京……”

 

花京院先生又被拎走了。

 

亿泰趁着大家都在忙,坐在地上偷吃着仗助的薯片,抬头就看见了一头红发。

“噢,你好啊,我是花京院典明。”

“额——那个,你好,我是亿泰。”亿泰仔细看了看面前那个美貌的男人,心跳过速。

“脸上的伤很痛吧,你看我眼睛上面这里当年折磨了我好久呢!”

亿泰看着花京院眼皮上那两条淡到快没有到疤痕,伸出手碰了碰。

 

花京院先生再次被拎走。

 

“你是只猫吗?每次漏看一眼就不见了!”承太郎不满的气息充满了整个东方家。

 

吃完晚餐后闲聊了一阵,在大家的「一定要多来杜王町玩」欢送下花京院(和承太郎)离开了东方家,回到了酒店。

 

“承太郎,你今天真小气。”

“谁让你四处放电的。”

“哪有放电——我这不是开心嘛——好不容易脱离工作的束缚。”

 

承太郎坐在躺床上的花京院身旁,突然就压了下去。

 

“啊,好重啦,你走开。”

“典明……”

“话说啊,你和露伴感情不错嘛,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

“是不是嫌弃我了想吃点嫩草了?!”

“怎么可能。”

“哼。”

 

承太郎撑起身子,苦笑着对着床上生闷气的花京院说:“审判长难道要判刑?”

 

花京院抓着承太郎一把翻过身将承太郎压在身下,咄咄逼人在承太郎耳边说:

 

“当然要判刑,终身监禁。”

 

————————

 

哦吼你来打我啊

 

话说真是只要温柔+热心基本就能在四部众里面吃香的感觉,其实很难写的,该怎么和他们互动。

 

所以我让他分别同杜王四傻见面,顺便像打游戏一样让花花攻略了他们。

 

大感谢!


评论(2)
热度(74)

© 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