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四花。
一颗海白菜,不定时有文坑,不一定填
死宅,杂食,偏爱硬派作品
墙头多,一辈子当单机狗
很污
谢谢你喜欢我。

《午夜飞行》REPO

*一个非常迟到的过长repo,全都是擅自认为理解了故事之后的唠唠叨叨,还掺杂了一大堆个人对本单位的看法,希望 @For N 您不嫌弃!

我是看一篇写一篇感想来着,时间跨度大且当时情绪不同,就,凑合看看。


 《一步之遥》



这一篇让我脑海里一直萦绕着润君说的那段话,就大意差不多是“Nino是很被动的人所以我想我可以带领他”的那段话。就很喜欢这里。
就算在墙上撞得头破血流,也拼尽全力拉着N先生不放,会相信N先生也相信自己的,勇敢的润君。所以对N先生而言他才是特别的呀,让他下凡的人是润君真的很好。

P.S.邻居小姐的部分可以说是非常迷妹视角了,戳心戳肺的。


《32》

像是在看青志老师和N一半一半的二宫先生,与慎君和J一半一半的润。有点少年人的横冲直撞,连感情也直来直往的润君真的非常非常可爱,他的爱实在是太好了,令人不禁觉得收到了这颗心的二宫老师是幸运的——他也值得被少年这样爱着。关于易碎品的形容是我最喜欢的一段。

肉麻台词那里我也超喜欢的,真心的!


《午夜飞行》

一开始在lof看到这篇时,对这种设定并没有特别特别喜欢,抱着随意的心态去看,却一下子就为之着迷了。

我觉得翅膀是现实中模模糊糊的一些东西的具现化。无论是一丝不苟严格克己的M先生,还是八面玲珑游刃有余的N先生,即使他们都已经开始往三十岁的后半进发了,即使他们都成熟而清醒,在我看来依然带着从未被蒙尘的孩子气。末子就是末子呀!他们总像有种浪漫的虚幻的氛围(所以我一直对吹泡泡那期2岚念念不忘!)。

N先生真是很好很好的。他否定人与人互相理解的可能性,大概也正是因为他认为个体之间不存在彻底的理解,这种消极反而使他宽容、温柔,面对与众不同的特殊的人时,会投以新奇的目光却从来不会怀着恶意擅自揣测。无论是长着天使翅膀还是恶魔犄角在他眼中都是平等的,这也是我对他非常迷恋的一点。N先生的爱也许不够直白,可是足够热忱,非常明亮,于是那样一个特别的、闪闪发光的润君,比谁都赤诚的润君,会为了他而飞。他们会为了对方而飞。

现实中他们作为偶像有多么辛苦旁人很难体会,我不想妄加猜测。我只知道他们让我变得多少相信世界上的善与美,他们是那么好,好到有时我也想说这世界配不上他们呀。

所以看到最后时我在想,是他们与彼此相遇实在太好了,无论是这篇同人还是现实当中。

因为都是天使。

说句题外话,写同人从外界看N是比较容易的,从N的视角出发却难上加难。真的有人能拿捏准确他的心吗?我一直很好奇N先生是怎样看待自身、他人和这个世界的,因为总能够从只言片语里感受到他的世界观实在奇妙而充满魅力,不能成为他的话就永远也看不到的世界。


 《Hypnotism》

文不长,而文中也不仅仅是讨论单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读的时候就这样猜测了,看到freetalk果然如此。是传达了一种偶像论——让我很有共鸣的偶像论。
用薛定谔的猫来形容是挺贴切的,他们远在天边,作为观众能看到的、感受到的,说到底也和真实的情况有偏差。每个人喜欢的都是自己想要喜欢的部分罢了,就像N先生本人就说过的,男人和女人不会互相理解,人和人不会互相理解,说到底与人建立牵绊并不简单。所以当发现偶像存在与自己想象不符的一面时就该觉得被背叛了吗……就该反过来斥责这种“背叛”吗?如果确实是偶像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甚至违法犯罪也罢,然而仅仅是因为不合自己心意的情况就出坑甚至回踩就可以说过分了。
我觉得爱着偶像太理智是不行的,太盲目也是不行的,可能需要清醒的认知,也需要对浪漫的憧憬吧。


 《Hide and Seek》

我是N先生33岁生日那天入坑的,所以这篇也是让我喜欢您的契机!虽然freetalk说剧情很普通,但我觉得能把这些“对过去的重复”连缀,运用这些喜欢末子就总会看过的片段,写出这么好的一篇也是真的很厉害。
我常常会想,N先生这个人说别扭是很别扭的,是种可爱的别扭,爱他至深会有些辛苦,可是如果闯过层层防卫之后得到他的爱,一定比任何人都幸福。
↓ 顺带一说当初看到这里时我稍微哭了下(原因不明)。



《你可以给他一个吻》

至少幸福地吃炸鸡的S先生让我看的时候减少了一些难过!这篇里顾虑很多步步为营最后又抵不过心中爱意的N先生,心思敏锐温柔待他却最终主动出击英勇无匹的M先生,都特别特别好。

M先生的纯粹与体贴,还有适时的强势和锲而不舍令人印象深刻,也格外可爱,这样好的他才能获得同样好的N先生的心吧。

毕竟是“带领着他比较好”嘛!


《狼来了》

一颗七上八下的糖,吃完甜到心里!

虽然两个人那么不同,喜欢对方的心情却又那么相似,真是尤其可爱,他们每次表达对彼此的看法都令人感到心都跟着被粉色填充、漂浮起来——

想起今年岚学上连免疫力类型都有三项一致、比亲生兄弟还要难得的两位,就想说他们能在少年时早早相遇真是太好啦。


 《Gone》

要用什么象征物来具现化我脑内对秀一的印象,可能就是那个玻璃鱼缸。
喜欢他们梦到彼此的片段。秀一和耕二这两个角色,他们固然不够成熟,相遇也绝对不会幸福。然而那时的N先生和M先生都是在将自己的心剖开来演绎的,所以冥冥之中角色的相似之处便显得珍贵了。很奇妙的是,在演过以后他们身上一些与角色糅合的特质都看不见了,不知是隐藏起来了还是被角色带走了。
进入二十代还不久的他们,都有一双明亮、湿润、美丽,又蒙着一层雾霭的眼睛。那层雾霭在后来消失了,是他们自己小心翼翼挥散的,是他们自己跌跌撞撞从那里走出来的,后来他们很好,而如今回头看那时的他们也很好呀。


《是谁杀死了二宫和也》

这是我心中的第一名,就是会希望每个推末子的朋友都看看的那种喜欢。

有很多人喜欢这篇也谈论过这篇,算上这次看本子我已经读了六遍,反而没有更多的、与众不同的见解可以表达,只是单纯地喜爱,钦佩罢了。

感受到一种奇妙的首尾呼应,与《一步之遥》千丝万缕的联系。N先生不再理性地将自己解剖、割裂了,他的心终于交付了出去。说到底,爱哪能轻易被自己杀死呢。


啊,真的很喜欢您对他们的解读,对偶像的看法,感谢您这本同人。

以及最后也要大喊:本单位真甜!!!

评论(1)
热度(1)

© 东城会直系真岛组内若众 | Powered by LOFTER